【江都市中兴蓝光科技中心】提示:现在是

最新新闻

最热新闻

当前位置: 江都市中兴蓝光科技中心 > 行业新闻 > 支持多重宇宙的论点一定要是负面的吗?

支持多重宇宙的论点一定要是负面的吗?

作者:admin  发布时间:2017-04-14  查看:次  【

? ? 物理学家肯定不是为这个原因才发明了多重宇宙。多重宇宙产生于其他的思想。宇宙膨胀理论曾经致力于解释我们所见的宇宙为何如此广阔、光滑和平坦。斯坦福大学的物理学家安德雷·林德(Andrei Linde)说:“当时我们只是在寻找一个简单的解释,来说明宇宙为什么看起来像个大气球。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还鼓捣出了其他东西。”这里的“其他东西”,就是意识到我们的大爆炸不是唯一的,实际上应该存在无数个大爆炸,每个大爆炸都制造出一块孤立的时空。
?
? ? 随后,弦论出现了。弦论是目前候选的万物之理中最有力的竞争者,它不仅完成了协调万有引力和量子力学这项不可能的任务,而且还要求二者必须能协调。但是,尽管弦论将宇宙中千变万化的事物浓缩成一套最小的组成模块,它却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:我们不知道如何确定宇宙中一些基本常数的值。目前的估算结果大约有10^500个可能选项--这个数字实在是无边无际,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名字来称呼它。弦论列出了物理学定律所有可能的形式,而宇宙暴胀提供了让它们得以实现的一种方式。每当一个新的宇宙诞生,就有一叠想象中的扑克牌被重新洗牌,洗出来的牌局就决定了主宰宇宙的定律。在这样一个精心的创造中,我们要如何解释无谓的苦难?由于这样的哲学、伦理和道德顾虑都不在物理学的范围内,大多数科学家拒绝对此作出评论,但诺贝尔奖得主史蒂芬·温伯格(Steven Weinberg)直言不讳地说:“我们的生活是否显示出某个仁慈的设计者的存在,这是一个你要为自己回答的问题。我的生活非常愉快,但即便如此,我也目睹了母亲痛苦地死于癌症,父亲的人格被阿尔茨海默综合症摧毁,几十位远房表亲们在纳粹大屠杀中丧生。仁慈的设计者可隐藏得真好。”
?
? ? 多重宇宙解释了方程中的那些常数为什么是这个值,并且不涉及随机过程或者有意识的设计。如果存在大量的宇宙,包含着所有可能的物理定律,那么我们之所以测得常数是某个值,是因为我们的宇宙就是如此。没有更深入的解释,这就是答案。
?
? ? 星系之外:这个不起眼的斑点就是星系团阿贝尔2029(Abell 2029),同时用可见光和紫外线拍摄。这样的星系团是我们的宇宙中最大的结构。图片来源:NASA/Chandra X-ray Center/IoA星系之外:这个不起眼的斑点就是星系团阿贝尔2029(Abell 2029),同时用可见光和紫外线拍摄。这样的星系团是我们的宇宙中最大的结构。图片来源:NASA/Chandra X-ray Center/IoA
?
? ? 但是,尽管多重宇宙将我们从过去的二难选择中解放出来,它也造成了强烈的不适感。我们花了那么长时间苦苦思索的问题,可能答案就只有这么简单而已:它就是这样。这可能是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,但它不是我们习惯的那种答案。它不仅没有掀开面纱,没有解释事物的运作方式,反而摧毁了理论物理学家的梦想:声明我们永远无法找到唯一解,因为唯一解根本不存在。
?
? ? 物理学本来应该是真理、绝对和预言的领土。事物要么存在,要么不存在。理论不该是有弹性或兼容并蓄的,而应该有限制、严格、冷酷无情。你希望能根据一个给定条件预测出可能的结果,并且在理想情况下,这个结果应该是唯一且不可避免的。而多重宇宙完全不满足这些条件。
?
? ? 对于诺贝尔奖得主大卫·格罗斯(David Gross)来说,多重宇宙“有着天使的气味”。他说,接受多重宇宙意味着举手投降,接受自己永远无法理解任何事物,因为无论你看到了什么,都可以归因于一次“历史的偶然”。同为诺奖得主的杰拉德·特·胡夫特(Gerard ’t Hooft)抱怨说,他无法接受这么一个场景:你得“尝试所有的选项,直到找到一个宇宙,看起来就像我们所生活的世界”。他还说:“这不是物理学过去为我们工作的方式,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一丝希望,但愿我们将来能找到更好的论证。”
?
? ?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宇宙学家保罗·斯泰恩哈特(Paul Steinhardt)将多重宇宙称为“任意之理”(Theory of Anything),因为它容许任何事情的发生,却什么都没有解释。他说:“一个科学理论应该是挑剔的,它的力量取决于它所排除的可能性的数量。如果它包含了每一种可能,那就什么都没有排除,也就是说它的力量为零。”施泰恩哈特曾是宇宙暴胀理论的领军人物之一,但后来他意识到这个理论自然催生了多重宇宙,它不仅没有给出具体的预测,反而打开了一个充满可能的空间,于是他从此变成了暴胀理论激烈的批判者。在最近一期的《明星讲坛》(Star Talk)中,他自称是一个多重宇宙替代理论的支持者。主持人打趣说:“多重宇宙到底对你做了什么?”施泰恩哈特回答:“它毁掉了我最喜欢的一个想法。”
?
? ? 针对多重宇宙的辩论有时会变得非常激烈,怀疑者指责支持者背叛了科学。但是我们要认识到,没人是自愿选择了这个理论。这点非常重要。我们都想要一个牢牢根植于某个美妙的原则并据此自然发展的宇宙。但从我们目前所了解的看来,那不是我们所得到的宇宙。是什么就是什么。
?
? ? 支持多重宇宙的论点一定要是负面的吗?多重宇宙只能是一个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选项吗?我的许多同事都试图将多重宇宙摆在一个更有希望的位置上。从逻辑的角度,无数个宇宙比一个单一的宇宙更简单,要解释的东西更少。正如夏马所说的,多重宇宙“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奥卡姆剃刀理论,因为你希望将宇宙的随机性最小化”。温伯格说,一个不包含随意的猜测、并且从未“被精心修饰,以符合观测结果”的理论,本身就是美的。他说,也许我们从中找到的美就如同热力学一样,是一种统计学上的美,它解释了宏观系统的状态,而不是每一个个体组成部分的状态。温伯格说:“你寻找美,但你事先无法确定将在哪里发现美,也无法确定你将找到什么样的美。”
?
? ? 好几次,当我苦苦思索这些艰深的问题,我想起了安托万·德·圣埃克苏佩里简单而迷人的智慧。他笔下的小王子曾认为心爱的玫瑰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,直到他来到一个玫瑰园为止。他对这样的背叛感到困惑,又因为感到他的玫瑰和他自己都失去了意义而悲伤,不禁泪流满面。最终,他意识到他的玫瑰“比其他成百上千朵玫瑰都重要”,因为她是他的玫瑰。
?
? ? 我们的整个宇宙也许没什么特别,除了它是我们的宇宙之外。但这还不够吗?即使我们的整个生命,我们所能知道的一切的总和,最终在宇宙的层面上都不重要,它们仍然属于我们。此时此地,属于我,这就产生了差异。毕竟意义是我们赋予的。
?
? ? 在过去几个月里,我多次回想起和吉安·朱迪切的对话。我发现,他一点都不为可能存在着大量的宇宙而困扰,也不为我们作出的貌似随意的选择而忧虑,这令我感到安心。他说,多重宇宙可能只是告诉我们,我们关心的问题错了。也许我们在尝试从数字中读出比实际更深的意义,就像开普勒对行星轨道所做的那样。
标签: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
澳门娱乐城 葡京娱乐场 百家乐游戏 澳门百家乐

Copyright 2000-2016 江都市中兴蓝光科技中心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81194号-1